打工子弟学生调查:视野不够开阔自信心缺失

作者: 网站首页  发布:2019-10-03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公开征求意见工作于近日结束。在过去一个月的征求意见中,教育公平问题,尤其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在城市接受教育的问题一直是媒体和民众关注的热点,屡被提及。外来务工家长不仅渴望孩子在城市中能上学,更渴望孩子在学校中好好上学。但与城市孩子相比,因家庭成长环境不同,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在求学中表现出的劣势很明显,所以更需要关爱。

  刚刚过去的小学一年级招生,让塘沽应届外地小学生的父母都紧张了一把。与往届的家长一样,即便报名有两天时间,但是他们大多数人都不敢把运气赌在最后一天里,在报名开始前十来个小时就在学校门口等着,心里盼望着越早报上越好。幸运的是,只要符合招生条件且证件齐全的孩子,学校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登记,这让家长们都松了口气。然而学校却完全轻松不起来,不少学校的报名人数都创下了新高。然而,班容量有限、新建学校的速度赶不上拆迁的速度,加上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口居住,无疑让原本就紧张的上学名额更显稀缺。教育部门表示,将尽最大努力进行区域调配,让更多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有学可上。

摄影 刘耀辉

  ■ 凌晨排队终于报上名

工农村中学坐落于滨海新区河北路上一条巷子内。校内只有一座两层教学楼,除了常规的上课教室外,并没有专门的音乐教室、计算机教室。校内唯一的操场——铺着柏油的狭小的篮球场,已起了不少的小坑,承担着校内工农村小学、中学的全部体育教学工作。对于学校的硬件设施,该校王校长坦陈“条件比较艰苦”、“师资力量也不是很强”。

  山东人赵军(化名)和妻子在塘沽打工3年多,现在一家三口人在塘沽湘江里租房居住。今年9月儿子就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在5月21日的招生中,赵军顺利为儿子报上了名。当天凌晨3点赵军就出门了,直奔徐州道小学,包里装着户口本、租房证、孩子的疫苗接种证、暂住证、务工证,这五证就是孩子报名的全部材料,早在去年的时候他就打听清楚了,将所有的证件都办理齐全了。前几天看到学校门口张贴出了招生通知,他又仔细核对了一遍材料,并妥帖地放在一个塑料袋内装好,等着报名日子的到来。

目前工农村中学共有300多名学生,其中88%的学生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而有些班级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已占到了97%。吕老师是这所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同时是初二某班班主任。谈起学生们在学习上遇到的困难,吕老师首先提到的就是“家庭学习氛围不好”。

  凌晨3点钟出门,这是“前辈们”指点的经验:早去早报名,心里早踏实。赵军原本以为自己应该是第一个到的,没想到等他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人排队等着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排队的家长们自发地给自己排了号,赵军幸运地拿到了第二号。但是他没敢走远,生怕有个什么意外。早上6点,妻子和儿子赶来与他会合。这个时间也是精心安排的,因为“徐州道小学门口有个集市,怕来晚了学校门口会堵”。也正是守着集市,妻子才给全家人买来了早点,在校门口吃了个饱。上午8点左右,学校根据家长手中的“民间”排号,为他们更换了正式的“官方”顺序号。8点半过一点,赵军一家便完成了报名手续。“学校没有通知我们什么时候正式办理入学手续,只说会打电话通知我们。”临走前,赵军悄悄地问了一下学校老师,对方告诉他只要提交的资料经过核查后,真实有效,孩子入学就应该没有问题。

  缺少良好的家庭学习氛围

  在此次招生中,一直是外来人员子女集中的学校塘沽工农村小学的报名人数创下了新高。去年9月,在经过重建之后,工农村小学原本低矮破旧的教室已经被崭新的教学楼取代,硬件条件摇身一变成为塘沽首屈一指的小学。生活在周边的外来务工人员为之兴奋,尤其是塘沽实验学校接手了初中部,工农村学校俨然成为他们心目中的重点学校。家住融科心贻湾的李女士说,和很多老乡一样,她选择住在工农村一带主要就是因为房租便宜。当3年前看到老乡将孩子送到破旧的工农村小学时,她就曾为自己的孩子担忧不已,“当时,那里的条件还不如我们河北老家的学校好呢。”但今年,看见崭新的学校,李女士直说自己走运,赶上了好机会。冲着这所学校,即使现在孩子的爸爸每天要骑半个多小时的电动车去上班,也没有想给他换一个离单位近的小区居住。

寒假回来,不少孩子有了很大的变化——不是进步而是退步。面临假期中家长彻底“放羊”式管理,吕老师很无奈。不过,也不能因此责怪那些孩子的家长。一位来自安徽的初一男孩告诉记者,家里只租了一间房,放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后,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怎么可能有很好的学习氛围。

  在《工农村小学2011年一年级招生简章》中记者看到,属于该小学片区的有迎宾里、迎春园、米兰世纪、德景花园、贻正嘉合、紫金花园、蓝山国际、新新家园等18个居民小区,几乎涵盖了河北路立交桥以北的所有小区,同时这里还是外来务工人员聚集居住的地区。作为塘沽工农村地区唯一的小学,它面临着很大的招生压力,适龄儿童实在太多了。招生第一天,李女士的丈夫恰巧回老家奔丧。早上4点半,李女士带着大儿子和不到一周岁的女儿打了个车就去学校排队了,但这个时间已经算晚的了,当时已经有几十人排在他们前面。他们听说有的家长前一天晚上就去排队了,就怕人太多自己报不上名。学校对面的小区值班保安说,招生前一天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就陆续看到有人披着棉被往学校走,他这才知道转天要报名。夜里十二点多,由于外面实在太冷,一些准备不足的家长只好敲门进保安室,向保安师傅借一点热水喝。当时他往学校门口一看,已经排了有四五十人。等到第二天下午他路过学校门口时,那里已经围得水泄不通,排队的人分本地人一队和外地人一队,都排了六七十米长,车辆根本无法通过。

据了解,学校内的许多学生很小时就跟着父母来到了天津,但如今依然居无定所。滨海城区内房子租金贵,许多外来务工人员就在很远的地方安家。许多家庭在一起租房住,学生并没有独立的学习空间,甚至一张专用的书桌也没有。

新奥门蒲京娱乐场,  由于人多,学校发动了所有力量维持秩序,但是效果十分有限。李女士说,下午她回家一趟再去排队的时候,已经有武警人员在现场帮助维持秩序。也正是由于现场情况混乱,招生第一天,学校仅办理了几十个学生。怕再出现意外,学校给排队的家长发了顺序号,李女士拿到了101号。第二天早上6点半,李女士再次出发去排队,生怕出现意外报不上名。由于工农村地区新建楼盘纷纷入住,属于片区内的塘沽本地生本来就很多,而外来人员子女也很多,为此,学校采取了公平的报名措施,即5个本地生和5个外地生为一批,同时进入报名。等到李女士终于为孩子报上名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的3点10分,而排在她后面的还有将近100个号。

相对于较差的居住条件,吕老师更忧心家长素质对孩子的影响,“家长中小学毕业的居多,初中毕业已很不错了。”从孩子的学习状态,吕老师能看出家长对孩子的关注程度。班里一些学生自暴自弃,感觉读书没什么用,只为完成九年义务教育。而另外一些孩子认定读书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唯一通道,学习非常刻苦。

  ■ 教育部门全力调剂

南开大学研二学生何志坚大学时曾到打工子弟学校做过一年的志愿支教,他对此表示了隐忧:“这两种倾向都有一定程度上的心理扭曲,与城里小孩相比,他们更需要一种平和、健康的心态。”

  经过加班加点的报名登记,塘沽工农村小学最终登记了400多名学生,本地生和外地生比例基本持平。学校张校长告诉记者,今年报名的人数远远超过了往届,去年他们学校登记报名有130多人,最终录取了120人左右。今年他们计划招2个班,录取人数原则上应该不超过80人。“学校没有权利决定录取多少人,我们将会把报名情况反馈给教育局,由局里对多出来的学生进行调剂。”

  视野不够开阔

  胡家园小学也是一所外来人员子女聚集的学校,经过2天的报名之后,校长王宝山当天晚上就睡不着觉了。今年在学校登记的入学儿童有180多人,而他们才计划招2个班。今年他们学校还面临现代化学校达标的验收,验收标准之一就是要严格控制班容量,即每个班不超过40人,这就意味着计划招收的2个班级的学生人数不能超过80人。王校长说,他们学校外来人员子女占9成以上,他非常理解和同情这些孩子家长的难处和想让孩子上学的渴望,但剩下的100人入学问题却不在他的权限范围内,还需要教育局进一步安排。

“班上有三四十个学生,其中许多孩子来天津十几年了,但至今都没去过北京。”吕老师认为主要是家长没有时间,更没有意识带着孩子多出去走走,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学生的视野不够开阔。

  记者从塘沽教育局了解到,目前各小学的报名登记情况正在汇总,教育局会尽最大努力解决外来人员子女入学问题。造成上学名额紧张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外来务工人员越来越多地到滨海新区打工,同时,塘沽城区布局调整对一些学校进行了拆迁,虽然也新建了不少学校,但是建的速度赶不上拆迁速度。此外,这两年天津市所有义务阶段的学校都要进行现代化学校的达标任务,这就意味着原先一个班四五十人的现象将不允许存在,每个班级人数必须控制在40人以下。这些因素让塘沽近几年一直面临着很大的学龄儿童入学压力。为此,教育局想了不少办法,例如调整学校布局,对因生源过多造成教育资源紧张的学校控制其办学规模,并采取新建和改扩建学校的方式缓解生源压力。停办学前班,腾出被挤占的教室给一年级新生使用。对一年级的招生工作采取区域调配的办法,对个别生源集中的学校,采取统一调配、相对就近的办法,调剂到周边学校入学,保证新一年级学生人数每班40人。

两年前,吕老师在市内中学教书。来到工农村中学后,她感受到强烈的反差。“从提出的一些问题来看,市区内五六年级学生都很容易理解,在这里初一学生却很难理解。”学校内地理、历史老师有更切身的体会:除了课文内的东西,不知道其他的东西。

  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去年塘沽教育局尽最大的努力保障外来人员子女上学,录取人数差不多和本地学生持平。而今年报名学生更多了,他们将在保证本地学生入学的基础上,尽一切可能多让外地娃有学上。预计一个月后,家长将会陆续收到学校的电话录取通知。

经过随机询问,记者发现一些外来务工人员家里没有电视,许多家长不看书,也不爱看书,孩子们就不怎么接触课外书。当问起多长时间去一趟市区时,有些孩子还要仔细想一想上次是什么时候去的。每逢老师领着学生到市区参加活动时,这些孩子们就特别兴奋。因此,城里的大学生对他们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一位初二学生与来校义务支教的大学生接触后,在周记中这样总结:现在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以前他们感觉自己挺好的,但一看人家的谈吐,一下子开阔了视野,找到了差距,知道该怎么去发展了。”吕老师不希望她的学生成为“井底之蛙”,对来校大学生进行的支教尤为欢迎。她认为通过交流无形中会拓展孩子的视野,对孩子的价值观也会有所改变。

  文/新报记者 王祖凌 实习生 刘杰

自信心缺失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本文由蒲京娱乐场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打工子弟学生调查:视野不够开阔自信心缺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