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广州人,但我不会讲粤语…

作者: 施工技术  发布:2019-09-25

可能是我太玻璃心了,经常感觉他们散发着,“禁止入内”的气场。

作为母语为粤语的广州人,我绝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人敌视粤语,甚至诋毁粤语,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我想所有母语为粤语的人,都会站起来共同捍卫粤语。

来自黐脷筋:

要是下一代不会说,那下下一代呢,下下下一代呢?是不是百年以后,粤语就将不再是广州的特色语言了呢?是不是粤语的传承之地不再是起源之地了呢?

图片 1

粤语与普通话相比,确实要难一点,粤语有九声六调,普通话只有四个声调。粤语约有2200多年历史,不仅在广府(广东和广西)一带有将近4000万使用者,还在海外多个国家的华人社区中被广泛使用,更是被联合国承认为语言,且列入日常生活中主要运用的六种语言之一。

当年,粤语曾一度被提议为中国国语,但后来,普通话被最终定为国语。在全民推广普通话运动中,粤语受到普通话的影响越来愈大,导致在中国大陆粤语分布区的许多年轻一代不懂一些专门名词的粤语读法。这种情况使不少以粤语为母语的人士开始产生一种母语危机感。

图片 2

举个简单的例子:当你去商店买衣服时问价钱:用普通话问这件衣服多少钱?店主用普通话回答。转过身去,店主用粤语与旁边的人交谈,再转头来,用普通话向你介绍衣服。然后你哭笑不得地说,我会说粤语。店主笑了笑,你们才用粤语交谈起来。

图片 3

二十多年前,全国已经开始推广普通话。我在上幼儿园时便开始学习普通话,从拼音开始,当时的我不过四、五岁。上小学三年级时,我和我身边的所有小伙伴都能说流利的普通话。

图片 4

近日,陈小春发了一篇长微博,其中对那位毕业来广州5年之久仍不会说半句粤语的湖北妹子颇有微词,原因是湖北妹子认为学粤语没用。

图片 5

这么多年过去了,得到的效果显而易见,80后的年轻人几乎都会说普通话,但同时又失去了很多东西,例如自己母语的传承。推广普通话时,不应抹杀掉下一代人学习母语的权利。

1.去街市买鱼肠,见到姨丈,放低鱼肠 问候姨丈,执翻鱼肠,拜拜姨丈。

在许多学校里,大大的横幅挂在鲜明的位置,上面写着请说普通话,孩子们甚至还被老师规定在学校必须说普通话。

粤语是广州人的标签,如果广州的新一代不再讲粤语了,粤语真的有可能慢慢消失...

最近,粤语仿佛成为了网红,前后刷爆了朋友圈和微博,先是在某小学开设粤语教程,这两日陈小春保卫粤语又上了微博热搜。

还记得我们之前做过的《如果有一天广州的老字号凉茶铺“走”了,是我们每个人的错!》和《生活在广州的我们,都曾被士多爱过!》特辑吗?

母语都能丢掉,那还有什么不能丢的?语言是一代人传至下一代人,口耳相传,不求发扬光大,至少要让下一代会说吧。

事实上,在十年前,很多从外地来广州谋生或者读书的人,都还在抱怨广州本地人用粤语“歧视”他们,不会说粤语的外地人分分钟都可能被蔑称为“捞佬”。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出生于1994年,在广州西关和东山长大。

原标题:我是广州人,但我不会讲粤语…

中国民族众多,各种方言众多,不统一学习一门国语实在无法沟通,所以我认为推广普通话是有必要的。

他说的每一句我都听得懂,但那一瞬间却忘记了怎么用粤语去回应他,最后还是用普通话回答了,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下车后我的心情一直很不好。

当时看到在广州市区某小学开设专门的粤语课程时,我既喜又悲。

图片 6

来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们渐渐不能马上分辨清楚谁是广州人,谁不是。后来,弄了不少笑话,如果你也是广州人,你肯定也遇到过。

为了让小孩能够更快的融入到集体里,许多宝妈都认为没有必要逼着孩子学粤语,把普通话说好,才是首要任务。

顺道普及关于粤语的部分背景:

勾搭主编微信:jayhe92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任何母语非粤语的同胞都可以认为学粤语没用,但绝不能认为粤语没用,这是原则问题。

广州潮生活V原创、转载请注明

广州的确不排外,只是外地人想融入广州,不求会说粤语,但建议要学会听懂简单的粤语,总不能仗着广州人愿意迁就外地人就认为粤语没用。

后来我考试完,有时间看手机,才发现奶奶后来发的那几条微信都是字,心想着或许奶奶是找人代发的不以为然,没想到放假回家,妈妈告诉我奶奶为了跟我沟通,每天都缠着她学普通话。

广州人比较包容,外地人来到广州,用普通话与广州人交谈,广州人会自动切换成普通话回应,生怕他听不懂,哪怕是操着浓重的口音,但一定会尽力说普通话。

久而久之,我不再刻意去融入他们,说普通话和新广们一起玩,反而令我更轻松了。

广州人尊重外地人,大多数老广会热心地照顾听不懂粤语的他们。可是这世间万物,哪有理所当然之事?有些外地人来到广州,听不懂广州人之间用粤语的交谈,竟然会要求他们说普通话。

怀着这样的担心,我做了一个小采访, 竟发现

那时候的广州,是我记忆里感觉最亲切最熟悉的广州。

“语言最重要的是交流,现在人人都讲普通话,没必要刻意去学粤语。”包妈说道。

现在的广州,发展迅速,每日千变万化。所谓北上广深,广州作为中国里公认的大城市(还被冠上了妖都的称号),吸引了无数外地人前来工作。所以,如今在广州的道路上、公共交通上、餐馆上,大多说的都是普通话。

汪涵曾说,“方言就是,我说,你懂,他不明白”。

再者,这世界上的任何一种语言(包括方言),都是经过漫长的历史才最终渐渐形成的,所以语言没有地位高低之分,任何一种语言都值得被尊重及传播。

来自五花肉:

其实我认为,外地人学不学粤语是他们的自由,他们认为学粤语有用与否,这也是他们的看法,我们本地人无权干涉。

图片 7

在我小时候,广州的大街小巷里说的都是粤语,被称为广州话(公认的标准粤语发音是广州西关地区的发音),居住的大多是广州本地人,和老街坊聊天、出门买菜、到餐厅点菜等等,脱口而出的都是毫不犹豫的广州话,而对方,大多也以广州话回应。

包妈说,她并不反对孩子学习粤语,只是觉得孩子还小,正是学习语言最好的时候,应该先教他讲普通话这个最常用的语言,而非粤语。

最后推广一下:粤语真的很美很动听,有着与普通话不一样的韵味,欢迎广大有兴趣者前来学习哦。

若你仔细追究和推敲,粤语里,有一种耐人寻味的魅力。

现在有一个很奇怪又相当普遍的现象,我更加无法理解。父母俩人说地道的粤语,跟孩子说话时则切换成了普通话,有的甚至还不让孩子说粤语,原因竟然是为了让孩子说好普通话。

图片 8

广州人似乎也慢慢习惯了这种新生活,再也不开着家门与邻居闲扯,因为邻居是不认识的外地人;到外面便利店买东西,或招呼服务员点菜时,我们都用普通话展开交谈。

这些藏在血脉里的东西,虽然看上去有些地域性,可等你真正去到远方,方言就成为了你的根。不管身处何地,只要听到自己家乡的方言,就会倍感安心和亲切。

然而在广州,很多小孩竟然不会说粤语,父母能说流利标准的粤语,都是做人不能忘本,但这不是从小就教导小孩要忘本吗?

责任编辑:

学语言,尤其重要的是语言环境,我个人认为孩子学习普通话的环境和氛围在学校里就有了,回到家里又何必再强迫孩子说普通话呢?孩子在学校上学,老师每天上课时说的是普通话,而且小学一年级必定要学习拼音,有哪个孩子说不出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呢?其实几乎没有。

图片 9

喜的是粤语终于可以作为一门课程在学校里让孩子们学习;悲的是在以粤语为地区语言的广州地区,竟然还需要用这种方式推广粤语,现在的小孩居然要在学校课堂上才能学习到粤语。

下面这几个粤语绕口令,想必大家小时候都说过,现在你还会说吗?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粤语不过是全中国众多方言中比较有名的一种而已;但对于我来说,粤语是母语,是最亲切的语言。这就如藏族的藏语,北京的儿化音,福建的闽南语。

图片 10

请搞清楚情况,这是广州,广州人在自己的地方说母语,这样也不行吗?这道理不就跟不让藏族人在藏区说藏语,不让北京人在北京说话带儿化音,不让福建人在福建说闽南语一般蛮横吗?

今日话题

无论是谁,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外地人必须尊重这个地方的文化习俗,而语言是其中具有地方特色且相当重要的一部分,请那些轻视粤语的外地人(当然是极其小部分,很多人还是很喜欢粤语的)不要再强迫粤语使用者都说普通话。

羊城内消失的东西似乎越来越多了,但是任何东西消失都抵不上,粤语消失令我们心痛。

我有同学现在在读研究生,她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有的同学一听到她说粤语,就会狠狠地撂下一句:请说普通话。

3.邮差叔叔送信纯属迅速送出 。

图片 11

大一期末的时候,奶奶突然发很多条语音给我,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微信是我帮奶奶注册的,往日里奶奶都是发语音)。当时我正在背书,没空理她,奶奶锲而不舍的连发了好多条。我只能不耐烦的回复她 “别烦我,我要复习。”

各地的城市长得越来越像了,一样的高楼、一样的街道、一样的着装、还有说一样的话,那些代表地方文化内涵的语言已悄然走向“大一统”,粤语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尴尬。

其实不是我不想学粤语,只是每当我说得不准时,班里面的部分本地人就会捂着嘴笑话我说:“咩啊 你up乜啊 ,成个黐脷筋咁”。

图片 12

日复一日的观念灌输,现在我已经不习惯说粤语了,感觉普通话说得更顺口。

还记得开学那一天,坐在我隔壁的女生一开始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当她问了我一句,“你叫咩名?” 我说,我不太会讲粤语。并用很不流利的粤语说了自己的名字后。没想到,她很意味深长地说了声,哦...之后就再也没和我说过话了。

20年来,我从没为我的方言烦恼过,直到有一次坐公交车,公交车司机在半路上用粤语和我搭话。

而我真的不希望有这样的一天,相信你也一样...

来自煲冬瓜:

图片 13

本文由蒲京娱乐场发布于施工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是广州人,但我不会讲粤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