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光:给飞机的“心脏”做手术,分毫不差

作者: 关于我们  发布:2020-01-31

15年前的一次特殊经历,让张永光声名远扬。张永光赴国外技术援助,一群“洋徒弟”看到张永光拿出一套模具,表面亮得泛光,惊讶地追问:“哪台精密设备上做的?”听说是手工制作,对方不信。最后张永光只得现场重新做了一套,这下让“洋徒弟”们瞠目结舌。

苦练成3D快速制造的生产能手

12岁那年,张永光跟着八级木模工的父亲做家具、雕花,慢慢地自己也成了“手工控”。从小对航空好奇的张永光后来子承父业,按考试排名分工种,他名列第一,却选了又脏又累的模具钳工。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薄弱的,只有将大家的智慧集中在一起,才能更有效地解决各种技术问题,实现技术创新。‘众人拾柴火焰高’嘛,这个道理大家都懂!”覃懋华不再局限于自己在技术创新过程中的“单打独斗”,而是带领着团队进行集体创新。

航空发动机叶片接长就像壁虎重新“长”出尾巴,要做到“天衣无缝”,还要满足性能,技术上比修复壁画还难。工厂领导找到张永光,他二话没说接下活,凭着模具钳工岗位上积累的经验,修复好叶片,领导一看当即拍板:“以后就由你来做。”

他刻苦钻研3D打印技术,形成了独特快速制造新技术,采用3D打印技术在较短时间内制造出大型复杂的柴油机气缸体等关键零件,在国内属领先地位,每年为公司节约600多万元的成本。他就是覃懋华,广西玉柴机器股份有限公司高级技师。他开展的创新项目《新品重机机体先进快速制造技术》获得广西先进工装工艺成果一等奖,《大型发动机关键零部件快速制造工艺方法》获得中国机械制造工艺科技成果奖。他先后获评“广西劳动模范”“广西五一劳动奖章”“广西技术能手”“广西优秀高技能人才”。

图片 1

覃懋华带领其班组员工夜以继日地修正各种参数设定,调整材料工序,不断总结和改进3D打印技术应用的加工方法。经过几年的技术积累,3D打印技术在生产中得到高效运用,最终形成了本行业的独特快速制造新技术。以制作一个6缸柴油机机体毛坯为例,运用快速成型技术只需20多天,而用传统方式制作模具需要3个月,时间提速了3倍,不仅为企业节约了成本,也为新产品快速进入市场节约了时间。

压气机叶片、高压涡轮叶片修复,是某新型航空发动机修理瓶颈,难度犹如“刀尖上起舞”。

1999年,从柳州高级技工学校模具钳工专业毕业的覃懋华,成为了玉柴的一名工人。刚分配到岗位上的覃懋华,看模具图纸都很吃力,还好他遇到了“伯乐”师傅陈金源。

国外对这项技术严格封锁。张永光查图纸、测零件,经过对比,发现叶片的弧面接近圆弧面。这一发现触发他的灵感,他巧妙地设计出一套精密仿形打磨夹具。此后,他又创新工艺技术,该成果获得工厂科技成果一等奖。

从为人徒再到为人师,覃懋华用每一个零件的精度,铭刻一个平凡岗位上的时代工匠刻度。也许他只是发动机中的一颗小小螺丝钉,但却有着泰山的责任和主人翁的坚持。

张永光把精密的修复过程比作“微生物实验”。精密偶件是航空发动机动力控制部分的重要部件,要求锐边最大半径不超过0.03毫米,张永光使用医用显微镜观察锐边状况。该偶件铝材质阳极化处理时,无法用工具夹持,张永光就用手。为了保持触感,他不戴手套,一天下来手上全是一道道深深浅浅的划痕。

从单打独斗到集体创新

44岁时,张永光遭遇一场车祸,人虽无大碍,一只手却没了知觉。“手坏了,那可要‘武功’尽失。”好在十天后,他的手慢慢恢复正常。有人说,该给张永光这双手买份保险。经他手修复的产品精度达千分之一毫米,相当于人头发丝的七十分之一。

近年来,因公司发展需要,覃懋华进入了3D打印领域工作,负责公司新产品的快速制造。“设备送料不正常,激光光路容易偏移,零件尺寸精度不达标,加工零件容易变形……” 3D打印在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的应用毫无经验可以借鉴。然而,这项从零开始的技术攻关,覃懋华从一开始就未曾畏惧。

类似事情不胜枚举,张永光常说:“航空发动机修理就是给飞机‘心脏’做手术,必须细之又细、分毫不差。”

“小覃别怕,你比我强多了,我只读到初中毕业,现在不也干得挺好的吗?”师傅的话给了覃懋华很大信心。为了攻破图纸关,覃懋华成了师傅和车间技术员的“跟屁虫”。在师傅和技术人员画图的时候,覃懋华就在一旁看着,不懂的就问,慢慢地,他不仅学会看图,还学会了制图。

进厂不到一年,师傅就退休,技术还没学到,剩下的活还得自己干。不服输的张永光捧起一本本专业书籍,没日没夜地研究怎么才能把产品做得完美。开始时手上全是水泡,后来渐渐磨成老茧。37年,他“磨”掉6根手指的指纹,有朋友开玩笑说,很多新款手机他没法用,因为都是指纹锁。

在2008年至2012年短短几年之间,覃懋华凭着那股刻苦钻研的韧劲,从一名青涩少年,快速成长为公司的技术骨干。

27岁的何升畏是覃懋华的徒弟,“师傅是个热心肠!我当时还在钳工部,几次遇到了难题无法解决,都向他求助。师傅每次都会很耐心、很详细地给我讲解,要是一直能跟着师傅学习那该多好啊!”当时的何升畏极其渴望能与覃懋华一起工作。有一天,何升畏的机会终于来临。工艺技术部招人的消息一放出,何升畏立马就报了名,还很顺利地通过了考核,从此他与覃懋华也成了亦师亦友的师徒关系。

本文由蒲京娱乐场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张永光:给飞机的“心脏”做手术,分毫不差

关键词: